2020年04月03日 星期五 蘭花集團 | 文明上網 | 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39家煤炭上市公司稅費遠超凈利潤
來源:  |  作者:  |  發布時間:2013年05月10日  |  點擊次數:6100  |  【字號:
    免責聲明 本文轉載自公開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請讀者僅作參考,本站不承擔由此而引起的任何責任。

    煤炭行業結束十年黃金期,正陷入低谷已是不爭的事實,而近日的煤價更是創下近三年最低。 

  值得注意的是,已經舉步維艱的煤企,還背負著沉重的稅費負擔。 

  2012年,39家煤炭上市公司的稅費高達1295.3億元,凈利潤為939.7億元,稅費超過凈利潤355.6億元。 

  有專家認為:“煤炭資源稅改革是趨勢,但首先要清理名目繁多的收費項目,以此來減輕煤企的負擔。” 

  而煤企更是表示,目前市場低迷,煤企的日子很困難,稅費也顯得頗為沉重,這不利于煤企走出困境,希望政府能夠適度調整稅費。 

  39家煤企稅費1295億元 

  超凈利潤355億元 

  據中國煤炭經濟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從2012年39家上市公司情況看,在煤炭企業效益如此不景氣情況下,支付的各項稅費達1295.3億元,比凈利潤高出355.6億元。 

  而39家上市公司去年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939.7億元,同比增長-7.2%,較去年同期下降高達25.5個百點分,為近五年最低。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煤炭經濟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這些數據表明,煤炭行業經營狀況迅速惡化,企業營利能力下降,整個行業的經營發展面臨較大困難。煤炭行業稅費制度不改革,無論企業如何努力,都難以實現全行業的效益好轉。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煤炭經濟研究院撰寫的《加快推進我國煤炭稅費制度綜合改革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稱,煤炭企業稅收,作為生產經營活動所創造的總價值中的一部分,一般應與產業增長速度成正比,而實際上并非如此。據統計,規模以上煤炭開采和洗選業企業的主要稅收,總額從2003年的265億元增加到2011年的3779億元,增加了13.26倍;而同期煤炭工業總產值增加10.76倍。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的主稅總額比煤炭工業總產值多增加2.5倍。 

  邢雷指出,十年煤炭行業的黃金發展期,利潤增長的同時,煤炭企業也成了唐僧肉,各種不合理的稅費層出不窮,造成煤炭企業稅費負擔過重、收費太濫、稅“費”化嚴重。目前煤炭行業各種稅費超過百種,占每噸煤價格的30%左右。 

  不過,煤炭企業應在自身積極應對困難的同時,主動吁政府實行煤炭企業稅費綜合改革,給煤炭企業以休養生息的機會。

    煤價創三年最低點 

  煤企高呼需降低稅費過難關 

  2012年,煤企的日子已陷入寒冬。而今年以來,煤價繼續創造新低。 

  5月8日,最新一期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報收613元/噸,仍處于近三年來的最低點,較2011年860元/噸的最高價格已有247元/噸的降幅。 

  這無疑讓煤企的日子更加難過,煤企開始寄希望于有關部門預備試點的煤炭資源稅改革。 

  2011年11月,資源稅調整在全國實行,油氣資源稅從計量改為計價征收,按5%的稅率征收。煤炭延續從量計征的方式,只是略微提高了征收標準。 

  此后,煤炭資源稅改革的呼聲愈發強烈,煤炭資源省份一直希望爭取先行試點煤炭資源稅從價計征改革。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改革已經在新疆、內蒙古做好了前期試點準備。 

  邢雷認為:“資源稅改革是趨勢,但首先要清理名目繁多的收費項目,以減輕煤企的負擔。” 

  據統計,目前中國涉煤企業承擔稅費包括資源環境類25種,經濟建設類4種,行業管理類6種,市場行為類6種,企業發展類2種,社會功能類10種,交通運輸類35種。其中大部分項目主要是地方各級政府和社會組織設置。 

  “如果要調整資源稅,則需要對以前的稅費進行清理,不能只增不減。”邢雷說。 

  上述報告還指出,煤炭市場過去連續十年的景氣期,煤炭企業暫時停止了減輕稅費負擔的訴求,而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了獲取資源、爭取項目、放大產能、提高產量上。在煤炭產業景氣的十年里,煤炭企業靠這種相對粗放的生產方式,克服了過重的稅費壓力,延續著向規模和價格要效益的發展道路。這一時期,解決稅費負擔過重問題的呼聲小了,使得本來早該解決的問題被拖了下來。 

  不過,事實上,煤企對繁重的稅費頗為不滿。 

  “前幾年,煤炭行業處于發展上升期,政府征收一定名目的稅費,有利于提高行業門檻,也有利于行業的發展。”山煤國際董秘李榮強昨日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但是,目前市場低迷,煤企的日子都很困難,稅費也顯得頗為沉重,這不利于煤企走出困境。政府或有必要對稅費進行適度調整。當然,煤企并不是要依賴政策發展,但政策要有一定的靈活性。 

  平煤股份董秘黃愛軍也向《證券日報》記者說:“企業增收有兩個途徑。一是擴產,二是提價。但這兩個途徑對煤企來說,都不可能,煤價在不斷走低,大部分煤企也在限產。” 

  “減少開支方面,公司去年工資降了20%,今年還有可能降10%。”他說,在目前這種形勢下,稅費對煤企的壓力不言而喻,只要不增加就很知足了。
  版權所有 © 山西蘭花科技創業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山西省晉城市鳳臺東街2288號蘭花科技大廈 備案序號:晉ICP備15003419號
郵編:048000 電話:0356-2189600 傳真:0356-2189608 E-mail:[email protected] 公安備案 14050002000771
新疆时时彩开奖84期 云南11选5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查 世界杯比分直播 澳洲幸运10历史结果 格物策略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站 脱兔电竞比分网app 今天黑龙江福彩22选5 顶呱刮 足球捷报比分app 广西11选5开奖结 恒瑞行配资 百搭麻将中的百搭牌怎么用 福彩3d开机试机号 混合过关 世界杯比分差距最大